清涟

很懒。经常性码片段。脑内疯狂
有些许故事可讲,知己寥寥,是个不怎么有趣的人。

涤纶和小桑都是天使✨

关注的太太可见爬墙史…。

newtmas是心中白月光

小雀斑真可爱嘻嘻嘻

他曾经也是这样呀…

摘纪录:


摘纪录: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不知道,只是有一天起来看你身边不管男女都觉得是情敌,我就知道,我没救了。




【无差…?】好久不见

*小短篇1000+
*一发完
*OOC会有
*不知所云
*一个并不好吃的应该算甜的小甜饼…
这里苏槿。新人写手文笔拙劣。












林涛再一次地来到了那间房子。 熟练地从裤袋中掏出钥匙开门,低头刚想一脚迈进瞧见军靴边明显的湿泥又皱眉犹豫了下。

管他呢,反正… 算了,最后还得自己打扫,而且…他也不喜欢。

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林涛在门口脱下军靴换上已有些旧的拖鞋,提提踏踏地走去开了窗。

“空气真好啊…就是天气太糟糕了。”




今天的龙番一天都笼罩在阴沉的乌云下,临近傍晚时像是终于承载不住般突然就下起了雨,砸在人身上生疼。灰蒙蒙的天染上点没被遮住的半边夕阳的橘色,不仅好看说不上,反倒是有些刺眼了。




林涛就站在一边瞧着一些顽皮的雨滴随着风飘进屋子掉在木地板上,他眨巴几下眼睛似是漫不经心般吐出句含糊的话语,伸手将窗户关好就取了块叠得整整齐齐的抹布沾水。

“太久了…”







不知为何今天林涛打扫得意外认真细致,仔仔细细将书桌和书架里里外外连细缝都擦了个遍,甚至还给骷髅先生好好清洁了一番。

不知不觉林涛的目光又被那个摆在书桌边缘的黑色礼盒给吸了去,他像是被吸了魂似的一步步挪过去,直至手指抚上冰凉的盒面才回过神来。

林涛垂下眼眸,不顾表面的浮尘任由指尖流连,他在犹豫到底应不应该打开。



林涛清楚的记得这是他送给秦明的四周年礼物的包装盒 以及晚上秦明的那句我爱你。


最后他还是打开了,里面的不是礼物,而是被细心装裱
起来的照片。

照片上林涛搭着秦明的肩膀,笑得眯起眼睛,泛着股傻气,而秦明的唇角微勾,眼中的笑意都快满得溢出来。





那是几年前的他们。




林涛微微颤抖着,想取出相框又不小心让它滑出手心跌落在桌上,他匆忙拎起没注意失手将盒子打翻在地。

林涛怔了一下,勾起抹笑容摇头蹲下身子拾起盒子,把相框翻了个面啪得放进里面,将它推到角落。

眼不见心为静。





在屋里兜兜转转,取了两把拖把倒好水沾湿其中一把,拖了几下心中一阵烦躁,甩下拖把摸出烟盒与打火机便出了门。

林涛倚着门框,深深吸了口烟随即吐出,他眼睛有点红,有点涩,遂抬手揉了几下。


这烟真呛。


林涛缓缓蹲下身子,把烟摁灭在青石路面便不管不顾地深深将头埋在腿上,狠狠扯了几把自己的头发,微微颤抖几下终是忍不住呜咽出声。烟头的红色火苗跳跃几下,还是哧得一声与黑渣融为一体,消失不见。

片刻他有些嫌弃自己,抬起头来吐出口浊气眼神涣散,朦朦胧胧中看见上次来还含苞欲放的花朵不知何时已绽开,虽没夕阳的映照却也能让人平添出一分欢喜。林涛突然就觉着今日那一小片橘色的天空,就好似在困境中挣扎着开放的花儿,虽是孤孤单单,但耀眼的过分。

雨势渐小,乌云慢慢散去,最后只剩屋檐下不时滴落的水珠和湿透的地面能证明刚刚下过场连绵大雨。 林涛蓦然有些犯困,头靠着瓦墙就开始小憩,却不想就在他意识模糊即将沉睡时传来一声不真切的话语。







“林涛”






他迷迷糊糊睁开沉重的眼皮,瞧见双熟悉的黑色皮鞋后马上蹭得一下站起来。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好像话都噎在嗓子里,胸有点闷。

秦明只是对他轻轻笑着,上前走了一步。

林涛感受到了一片久违的熟悉温暖。










“好久不见”
“嗯,我很想你”









愿食用愉快!
喜欢的话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吧蟹蟹ヽ(‘ー`)ノ